【唔講你唔知】肺炎治好了?離我遠點!

44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春天到了,一切都在慢慢好起來。

嚴防死守的防疫工作逐漸成熟,每天都有好消息傳來:這個城市清零了,湖北除武漢以外個位數了,累計出院超過現有確診了……出院的患者越來越多,事態在一天天變好,春天的消息給人希望,也讓人感動。

對了,那位武大博士、以一張躺在病床上看《政治秩序的起源:從前人類時代到法國大革命》照片走紅的“清流哥”也已經痊癒

越來越多的人出院,真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如果沒有這種糟心事的話。

上海的嚴先生,經過7天的治療以後治愈出院,已經在家隔離觀察14天,複查之後沒有問題。但是面對他的治愈,小區的鄰居和周圍的人,卻用別的方式“歡迎”了他。

他們在微博上公佈了嚴先生的所有個人信息,嚴厲指責。

不僅如此,連他的手機號、住址、真實姓名、身份證號全部扒的干乾淨淨,一絲不掛地袒露在網上。

如果只是確診的時候大家人人自危,語言激進,那他治愈回來時鄰里的態度,就非常難以解釋了。

有人說以後“見到一次就要罵他們一次”

有人直言要他們“賣房走人”

有人還呼籲大家加入另一個群,說把嚴先生趕出小區,自己的安全就有保證。

可是明明嚴先生的母親第一時間就通知了樓裡所有人,嚴先生全家也都處於隔離狀態,封閉不外出,可還是架不住大家的暴怒,他們的信息被人肉發到微博以後,各種各樣的辱罵、造謠的聲音一齊湧來,讓他們十分痛苦。

這種情況下,樓裡的居民對他們一家非常仇視,幾乎“見一次罵一次”,無論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都會先入為主地判斷是嚴先生一家傳染的。

嚴先生母親本來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教師,面對這種無端指責百口莫辯,現在已經出現了焦慮、抑鬱的情緒,每天心情都很崩潰。

剛出院的嚴先生雖然從病魔的手下逃脫,但並沒有從惡毒輿論的風口離開。這對一個剛康復的患者來說,有些過於沉重了。

然而現在像嚴先生一樣的例子,不在少數。

在肺炎康復者復診的地方,治癒者都不願意接受采訪,他們大多數坦言“非常害怕拋頭露面”,因為每一次露臉,都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或者言語攻擊,或者歧視,或者網絡暴力。他們受夠了,也再受不了了。

我們其實不難理解,在種種“复陽”的新聞中,人們感到害怕是正常心理,但平衡恐慌和謹慎,才是每一個有責任感的社理性會人,應該做的事情。

28日下午,衛健委針對部分治癒者複檢核酸呈陽性進行了回應,解釋了轉陰出院者需要經過重重檢查,程序比較科學,出院後還需要14天的居家隔離,而部分轉陽病人也沒有再次出現人傳人的狀況,很多人再檢測時,也轉為了陰性。

更何況,他們是受害者,並不是加害者。

本來遭遇這種災難,已經是時代落在他們頭上的一座大山了,如果還要被周圍人用有色眼鏡看待,無疑會對他們的心裡產生難以磨滅的痕跡。

如果說被傳染上新冠肺炎是因為吃野味者造成的無妄之災,那治癒後,輿論中的指責、侮辱、網絡暴力,就是高高在上的健康者對他們的二次傷害。

你可以不幫助,但是沒必要繼續加害。

除了治癒者,在這場疫情中遭受歧視的,居然還有醫院的醫生護士。

某個小區的居民群裡,居然發過這麼一條通知,要求醫院的員工不准進出小區,不管醫生還是護士,不管現在在家裡,還是剛剛出去工作。

You might also lik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