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需要什麼樣的媒體?

828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從分工理論來看,媒體是存在外包可能並進而形成一個行業的,這才是市場化媒體的生存邏輯。

其實在這個問題之前,還有一個更現實的問題:創業者需要媒體嗎?而如果你願意拆得更狠,其實還可以換個問法:媒體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倘若在一年之前,我會條件反射式的脫口而出:當然!君不見,那裡有大把大把的創業者等著我們去報導,有那麼多的行業新聞去挖掘嗎?

但今天,在整個媒體行業集體坍塌的背景下,我可能會回答得更謹慎了:也許有吧。

眼下,幾乎所有絕大部分媒體都面臨著經濟危機。如果說半年前市場對媒體的集體不看好還只是屬於坐而論道的範疇,那麼今天從周圍的媒體遭遇來看,媒體從業者感受到的恐怕只是深深寒意了:據我所知,杭城一家紙媒馬上就將關張,這意味著有大量的媒體人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而同時多家媒體也面臨巨大的營收壓力;在廣州,一家國有上市媒體已經開始實行曠工辭退,不少長期處於散養狀態的媒體人被迫離職。

好吧,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現實就是這麼赤裸裸。

理論上,作為一個精英密集的聚集地,媒體的頹敗最不可能的原因就是人本身。人們更願意相信的解釋是:行業不行了!網絡衝擊了傳統媒體,網絡衝擊了報紙與雜誌,讓紙媒的已經沒了生存的空間了。

這種論調自我開始進入媒體就已經存在,在2013年紙媒危機中傳播最盛。老實說,我並不認可類似觀點。我相信:所有的問題只要找到了原因,都是能夠被解決的。如果介質的變遷是導致行業崩潰的主因的話,那為何電視廣播的興起沒有擊潰紙媒?既然紙媒成本偏高、傳播效果不好,為何不更換陣地?

實際上,從最近不少媒體人的自我反思來看,更可能的是:媒體人在長期的養尊處優狀態下,集體失去了對外界變遷的思考。當然,這不是一篇反思文字,但倘若對比一下紙媒與網絡媒體尤其是科技博客的工作狀態,我想你多少會想起些這個觀點背後的證據。

SO,若你承認是媒體的自我進化不足導致了媒體的窘境的話,那我可就要裝逼了:

媒體是可以進化的!

沒錯,媒體是可進化、可迭代的。門戶是紙媒的進化,科技博客是門戶的進化,而自媒體又是科技博客的進化。從門戶到自媒體,你會發現整個媒體的內涵在不斷增加,邊界在不斷擴展。

顯然,我們需要重新理解媒體本身。

在魏武揮近期頗受爭議的《媒體的想像力與再想像》一文中,他提出:媒體是消除信息不對稱的工具。這是一個極為寬泛的定義,也就是說媒體已經超越了傳統以信息傳播中心節點為核心的形態,無論你是原生內容的生產者,還是內容的傳播者,都可以納入謎題的範疇——統而言之,人人皆媒體。

既然人人皆媒體,那麼回到前面的問題:作為一個行業,媒體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當然!

按照亞當斯密的理論,分工提升效率。如果媒體作為一項企業職能來看,專業的媒體自然會比個人或企業更會玩,也就是說,媒體是存在外包可能並進而形成一個行業的。從分工效率出發進行推演,這應該才是一個市場化的媒體的形成路徑。

假如我們將這種環境下形成的媒體認為未來具有生存能力的媒體形態,那麼我想標題的問題也應該有解了。

我們可以將創業類媒體以創業的標籤進行區隔,所做的內容自然是消除創業的行業信息不對稱為核心。既然核心是信息,那麼手段自然應該是多樣的。

從圍繞創業的進程來看,一個創業媒體需要做的就可以細化為消除資本、產品、品宣等領域的創業信息不對稱;而從形態上來看,可能會通過網絡、音頻、視頻甚至報刊雜誌等渠道,以行業沙龍、產品展示、項目對接等形式來幫助創業者更好的進行展示與傳播。

說到這裡,想必你已看到一個可能的創業媒體形態了:將不再只是一個單純廣告售賣和軟文平台,而是以信息為關鍵幫助創業者消除對外傳播的障礙。而生存方式,則更像是現在的4A廣告公司,通過整合打包服務去實現盈利。

至於樣本,我想36氪除氪空間之外的匯總,而Pingwest和旗下的公關公司應該也算是佼佼者。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