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孤獨

666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

“千軍萬馬中的孤獨”,與團隊是否健全無關,也與公司規模大小無關,更不是儒家所言的“眾叛親離”的“獨夫紂”,這是所有創業者必鬚麵對的真實。一旦準備踏上這條路,創業者永遠要假設“只剩我一人”時還能走下去,創業才能成功。

創業初期,創業者從一個人的想像出發,這是千山獨行;在創業遭遇困難的時刻,所有的員工都可以跳船求去,只有創業者不行,必須死守到最後一刻,這又是千山獨行;在公司瀕臨倒閉之際,所有的投資人、股東,都可以放棄,只有創業者不行,因為要為所有的人負責,更要為自己負責,這更是千山獨行。

創業是什麼

對遭受“成功學”毒侵的一些年輕人來說,一提到“創業”就如同打了雞血,“創業”兩字彷彿成為天使頭上的光環,閃耀著夢想、成功、個性發展、自我實現等各種美好的光芒。而對現實中創業過的人們而言,“創業”兩字是一段難以磨滅的回憶,因為其中的大多數,是不堪回首的失敗與屈辱。

“創業就是典當靈魂,成功者才能將靈魂贖回。”

如此觸目驚心的話來自於一個創業者,他是一個成功者,從創業初始到現在,事業逐漸做大,可他見證過很多失敗,有個朋友創業多年,最終一事無成,婚姻也走到了盡頭。儘管現實殘酷,可每年仍有許多人前仆後繼地奔赴這場與魔鬼的交易。

2011年初,中國青少年網絡協會與騰訊網展開網絡問卷調查,在4551個有效樣本中,81.5%的受訪者對創業“有興趣”,接近半數的受訪者(49.1%)打算“自己創業”或者“和朋友共同創業”。

這些年輕人看見的,是來自比爾蓋茨、馬克·扎克伯格、馬雲、俞敏洪等創業大亨的光芒,卻忘記了看看身邊同行者凌亂的腳印,走在這條路上,三個問題始終伴隨著創業者:我是誰?我想幹什麼?我的目標在哪裡?

在創業的三大終極問題中。有多少人能上下求索,堅持到底,在不斷地追問中,創業者更加迷茫和徬徨,創業不是簡單地謀生,從某種意義上說,從有了新想法開始,創業者就選擇了普羅大眾的對立面,孤獨,幾乎成為與生俱來的特質。

創新這道鬼門關

提出“日心說”的布魯諾遭受火刑,聲稱能造出飛機的萊特兄弟遭到別人的恥笑。自古以來,新理念從來就沒有輕而易舉的被大眾接受過,選擇創業的人們,從他們的新點子一出爐,就注定伴隨著不被人理解的落寞。

當人們興高采烈地把突然想到的一個絕妙的idea告訴密友、同事、父母、上司、老闆甚至是投資人的時候,多半會得到以下回答:

“神經病啊,異想天開!”
“這有什麼稀奇,我早就想過了。”
“在你之前很多人研究過,都沒成功。”
“這玩意兒會有市場嗎?別做無用功”。
“怎麼賺錢?上面肯定通不過!”

……

每種回答都是對創新的打壓,當1個人這麼說,10個人這麼說,100個人這麼說時,創新的念頭多半以夭折告終。堅持下來的人,注定孤獨。

“我晚上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怎麼也想不明白,這麼好的理念,為什麼大家都不接受?”
一名創業者說,他的理念不被共同創業的朋友所接受、不被手下的員工所理解,他感覺“孤獨的感覺無時無刻不在。”

發現別人看不到的價值,讓創業者感到孤獨,可這一特質,恰恰是創業者成功的關鍵。在“日本製造”教父盛田昭夫的創業故事中,SONY也曾有過它漫長的蹉跎歲月,盛田昭夫一次次用毛筆在塑料帶上塗抹著磁粉,更是親自帶著樣品跑遍世界各地去敲經銷商的門,向他們推銷當時被看做是“異想天開”的Walkman。就是背負著這種孤獨,SONY把顧客對Walkman的需求研究到極致、不同價位、各種功能、五顏六色,幾乎賣遍了世界每個角落。

當時誰又能想到,這樣一個壟斷全球的產業,會像恐龍一樣,突然在地球上絕跡?

這是創新獨有的威力,它不斷破壞著舊秩序,開創著新秩序,哪怕開始不被人理解和接受,但終究推著歷史車輪滾滾前進。宏觀來看,創新如一部史書般宏偉,可從微觀角度看去,滾滾前進的歷史車輪下,碾倒了眾多前仆後繼的創業人。

創新要面臨的考驗太多:時代的淘汰、社會的否定、商業規模轉化、消費者認可、市場成熟度、還有層出不窮的山寨模仿,唯一能抵制這一切的,還是創新,歷久彌新的創新。創新永無止境。

《商業周刊》記者採訪喬布斯:“請問你是如何系統地進行創新的?”喬爺簡練地回答:“You don’t。”創新無方,而創業,先要過創新這道鬼門關。

紅塵浪裡,千山獨行

不論創業的團隊有多大,創業家永遠千山獨行,沒有人能為公司的成敗負全責,也沒有人會在公司毀滅前陪老闆走完全程。這是創業者必須要承擔的孤獨。

暫不論創業失敗的案例,即便是極其成功的創業團隊,表面上公司裡架構嚴謹,分工設職,各有所司,平時正常運作不成問題。可在艱難之際、在關鍵的決策時刻, 縱有千軍萬馬,整個團隊似乎都派不上用場,沒有人敢提供明確的建議,只有創業者自己能決定、能負責。處境艱難的時候,往往也只有創業者自己去面對。

“千軍萬馬中的孤獨”,與團隊是否健全無關,也與公司規模大小無關,更不是儒家所言的“眾叛親離”的“獨夫紂”,這是所有創業者必鬚麵對的真實。

橫店原屬東陽市農村貧困區,是一個交通不便、資源匱乏的山區,當地一家鄉鎮企業——橫店集團的創始人徐文榮建設圓明新園的構想被披露後,幾乎成為眾矢之的。有人罵他“商業炒作”,有人罵他“勞民傷財”,還有人罵他是“商人沾滿銅臭味的破壞”。然而徐文榮對於自己的投資眼光很自信,他說:“罵吧。你罵你的,我做我的。反正我照樣吃飯,照樣睡覺。”在多數人不看好的情況下,橫店竟在徐文榮立足長遠、特立獨行的決策和影視產業的發展下,奇蹟般地成為了“東方好萊塢”。

創業初期,創業者從一個人的想像出發,這是千山獨行;在創業遭遇困難的時刻,所有的員工都可以跳船求去,只有創業者不行,必須死守到最後一刻,這又是千山獨行;在公司瀕臨倒閉之際,所有的投資人、股東,都可以放棄,只有創業者不行,因為要為所有的人負責,更要為自己負責,這更是千山獨行。

“員工要吃飯,客戶要好處,公司要發展,工商要處理,稅務要擔心,可很多事不能表現在臉上,很多事不能找人商量,很多委屈只能自己承受,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靜靜的點上一支煙,看著冉冉飄起的煙影,這時才是自己。”這句心聲,道盡了創業者獨行的酸楚。

在企業高度競爭的紅塵浪裡,千山獨行,是一種折磨,是一種痛苦,也是一種懲罰。但要度過重重危機,獲得最大的成果,千山獨行是創業者必經的歷程,也是不能或缺的能力。一旦準備踏上這條路,創業者永遠要假設“只剩我一人”時還能走下去,創業才能成功。

孤獨是種飽滿的存在

“如果你覺得寒冷和孤獨,這很正常,創業者就是這個感覺。”

英特爾投資中國區總監卜君全用“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這句名言來鼓勵創業者。

孤獨是一種力量,會造就一個人從脆弱走向強大。具有責任感的決策者是孤獨的,孤獨是實現宏偉夢想的過程中必須的修煉,是社會對特立獨行者的考驗。

當可以與自己對話,慢慢地儲蓄一種情感、醞釀一種情感時,便不會孤獨;而在創業的路途中,慢生活的狀態不容存在,於是你跑得愈快,孤獨追得愈緊,永遠都在孤獨的狀態。

一個成熟健康的社會,應該擁有足夠多的面向與可能。應當鼓勵特立獨行,讓每一種特立獨行都能找到存在的價值,當群體對特立獨行實行壓抑時,生命價值的多元性便無法彰顯。如果活不出孤獨感,如果做不到特立獨行,創業何以進行?

對創業者來說,要談的不是如何消除孤獨,而是如何完成孤獨,如何給予孤獨,如何尊重孤獨。

蔣勳的《孤獨六講》中有這樣一段話,或許我們可以與創業者們共勉:孤獨和寂寞不一樣。寂寞會發慌,孤獨則是飽滿的,是莊子說的“獨與天地精神往來“,是確定生命與宇宙間的對話,已經到了最完美的狀態。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