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都去哪兒了?

398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新的工業革命和產業國際化分工,深刻影響著經濟和產業發展。而中國經濟發展也已經進入了“新常態”,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這個時期,產業轉型升級是中國​​經濟轉型和持續增長的內在動力。

全球正在經歷第五次產業轉移。中國的產業轉移主要有兩個方向:一是向國外轉移;比如近年來隨著中國成本的上升,一些產業逐漸加速向越南為代表的東南亞地區轉移;二是向國內中西部轉移;中國正在從出口導向型經濟向內需型經濟轉型的時期,中西部勞動力資源豐富,承接產業轉移的空間巨大。

客觀的說,東南亞難以成為全球第四次產業轉移時的中國,所以我們暫且不談向國外轉移,只談國內的產業轉移流向。

近幾年來,中國各地都在大力推進供給側改革,實現產業轉型升級。各地方政府尤其是北上廣深等大城市積極調整區域產業結構,主動將不適應當地發展的產業進行疏解,大力引進優勢產業,以激活當地經濟活力。

其中產業轉移流向或說企業選址的取向,有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個特點是企業越來越傾向選擇城市群或者說都市圈中心城市周邊區域。一方面中心城市在進行產業疏解和轉移,但企業並不願意遠離中心城市,城市群的好處是圈內城市產業錯位發展,一般容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條。

整體上,國家的產業轉移流向由東向西呈現扇狀發展。從地理上看,中國地形的走勢呈現出三級階梯狀,經濟結構也呈現出相同的分佈特徵:東南沿海地區已基本與中等發達國家比肩;中部地區還處於中等收入國家的狀態;西部地區則是一副欠發達國家的面貌。

具體到區域的產業轉移流向,則是由一線城市向二三線城市或周邊衛星城市發展,中心城市向三四線城市發展或都市圈內部城市發展。因此,以城市群或都市圈內產業轉移為核心的區域經濟一體化再次成為區域經濟發展的王道。

以中國首個最高層級的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的國家級戰略綱要文件《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為例,對長三角區域內各城市的產業佈局有很明確的分工,中心區要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產業創新高地;蘇北、浙西南、皖北和皖西大別山革命老區以及皖北等區域如何發展,《綱要》都給了方向性的指導意見。

為了防止產業同構,《綱要》重點提及推動中心區重化工業和工程機械、輕工食品、紡織服裝等傳統產業,向具備承接能力的中心區以外城市和部分沿海地區升級轉移時,要建立與產業轉移承接地間利益分享機制,加大對產業轉移重大項目的各項政策支持力度。

在京津冀地區,產業轉移的流向同樣如此。截至目前,北京疏解一般製造業企業累計超過2600家,疏解提升市場超過580家。《北京市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2019年工作要點》(下稱《工作要點》)要求,繼續嚴格執行2018年版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調整退出一般製造業企業309家,疏解提升市場50個、物流中心16個。

而這些疏解出去的企業,也大部分留在了京津冀地區。比如《工作要點》要求,推進曹妃甸協同發展示範區建設,加快首鋼京唐二期、金隅曹妃甸示範產業園等重點項目建設。持續推進天津濱海-中關村科技園建設,與中關村科技園共同打造創新鏈、園區鍊等等。這些實則都是產業在同一個圈層裡的流動。

第二個特點是企業選址越來越傾向扎堆集聚,也就是向產業集群優勢明顯的區域走;產業的集群化發展易於降低企業的運營成本,減少溝通和物流環節及成本。這其實也如前述的為什麼產業轉移流向會越來越向城市群或都市圈內部散開。

上述《綱要》對於長三角區域的產業定位也強調了集群化發展。《綱要》說長三角地區要按照集群化發展方向,打造全國先進製造業集聚區;加快服務業服務內容、業態和商業模式創新,共同培育高端服務品牌,增強服務經濟發展新動能。

所謂區域經濟一體化不是together(在一起),而是integration(成為一個整體)。這個詞出現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過程中,是隨著全球產業轉移和資本流動而形成的。它強調的是國家(經濟體)或城市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分工與協作,從而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

長三角區域正在做這樣的產業一體化嘗試。正如《綱要》所說:要著眼於一盤棋整體謀劃,進一步發揮上海龍頭帶動作用,蘇浙皖各揚所長,推動城鄉區域融合發展和跨界區域合作,從而提升區域整體競爭力,形成分工合理、優勢互補、各具特色的協調發展格局。

第三個特點是向科研力量強即高校或科研院所集中的區域集聚。創新驅動成為新常態下經濟轉型的重要抓手,而這些離不開高校及科研院所的力量。人才是跟著產業走的。這兩年各城市掀起的人才搶奪戰,就是這一特點的重要體現。

產業的一體化離不開科技創新。《綱要》提出要推動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深度融合,促進人才流動和科研資源共享,整合區域創新資源,打造區域創新共同體,共同完善技術創新鏈,形成區域聯動、分工協作、協同推進的技術創新體系。

獨角獸企業和瞪羚企業是科技創新在經濟發展方面最集中的表現。

近年來,全國各省在招商引資過程中都特別重視獨角獸企業和瞪羚企業的引入,成功吸引獨角獸企業和瞪羚企業的投資入駐,已經是許多地區招商引資的重點和宣傳籌碼,獨角獸和瞪羚也成為招商引資質量高低的重要參數指標,成就地方經濟發展的“加速度”。

大量瞪羚企業快速崛起進而成為獨角獸企業,使得各類資源快速向新興產業流動,短時間內極易形成規模效應。而這樣的力量,也正是地方經濟發展的強力推進器,它們所帶來創新力和發展力,對於地方產業結構的調整,經濟競爭力的塑造都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比如2019年胡潤全球獨角獸榜所呈現的,榜單上20家(4%)獨角獸公司是由大公司孵化的,其中中國企業在剝離獨角獸業務方面無疑是最成功的,這20家當中有18家來自中國。阿里巴巴、中國平安和京東各剝離了3家獨角獸,蘇寧和網易各孵化了2家。

這些科創力量的背後,也影響了產業轉移的流向和企業選址的取向。

(作者為標準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長)

You might also lik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