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送水工眼中的創業公司死亡倒計時

2,394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夏日的午後,我前往一家小型的廣告公司,進行一次之前約好的採訪。

採訪的對像是林總——我一個不算太熟的朋友,通過某微信聽課群認識又聊過幾次那種,他和兩個大學校友去年開了一個新媒體廣告公司,一度經營的算是有聲有色。

不過這次採訪的初衷倒不是請他來分享成功經驗。相反,是因為他的公司快不行了,他知道我是個寫手,就說想和我聊聊,「把一些無奈的、經歷的事情,寫下來給那些年輕的創業者們看看,也算一個祭奠。」他電話裡這樣說。

林總留給我的地址是一個寫字樓的的商務空間,蜂窩式的樓層內聚集著十來家創業公司。尋著地址找過去卻沒能見到我的採訪對象:公司的玻璃大門緊鎖,從外面能看出裡面一片狼藉,地面灑落著網線插頭和文件。我站在門口撥著林總的號碼,預想今天的採訪大概是做不成了。

 

▲以前有句話說,要想看讀書成績好不好

工作效率高不高,就得看桌面

「這家公司倒了,昨天就關門了。」側頭看去,說話的是站在我身後的一個送水工人,手上推著載滿礦泉水桶的推車,我無意中擋住了他的行進路線。

略微點頭謝謝他的提醒,我讓開走廊。電話通了,林總的聲音透著疲憊,但仍很客氣的解釋道:「今天有點急事,實在抱歉」。我禮貌的沒有多問,只是讓他多保重,並說了些有機會再約之類的客套話。

掛斷電話,我透著玻璃窗拍了幾張不太有機率還能用上的照片,轉身下樓。電梯門快關上的時候卻看到剛才的送水工正推車往這邊走來。電梯裡沒有別人,我也就的不介意的按住按鈕等他上來。

電梯緩緩的從 17 樓下降,寂靜中只有風扇發出的嗡嗡聲。我通過門板的反光門打量旁邊唯一的同乘者,30 來歲,精瘦的小身材,黝黑的脖子和手臂,身上印著廣告的 POLO 衫散發著汗液的味道。

 

▲人與人的安全距離是1.2米

所以在狹小的電梯里人們難免容易尷尬

也許是注意到了我的視線,他轉頭笑笑,牙齒很白。看看才降到一半的指示燈,我隨意找個話頭打破尷尬:「剛才你說,那個公司是昨天突然關門的?」

「可不是,早晨還有員工來上班呢,下午就收拾東西提前鎖門了。」送水小哥用略帶點口音的普通話回答。想想又說道:「其實也不算突然,挺早有徵兆了。」

「叮」。電梯到達了大廳,我有點詫異他的最後一句,不過還是讓開路,由他推著小車先走出去,沒再繼續追問。

午後的太陽在肆意潑灑著層層的熱浪,我在門口的便利店買了瓶水走到樹蔭下。一轉頭,卻又看到了不遠處坐在三輪電動車上玩手機的送水小哥。

想到剛才的事,我好奇心發作,走過去遞給他一顆香煙,笑著問:「剛才電梯裡…你說早看出那家公司要倒?」

他抬頭見是我,仍是露齒的笑笑,接過煙聞聞順手夾在了耳朵上:「我們幹這行的,每天上去一兩趟,哪家公司快不行了,是能看出來的。」

 

▲《千王之王》| 有多少間諜喜歡偽裝清潔工、送水工

因為他們是生活中最需要的默默無聞的奉獻者

我聽了更感興趣,追問「你是說你們…送水的,能看出哪家公司…快不行了?」

「那一層12家公司,有5家是我們給送水的。哪家狀態好,掙錢呢;哪個不行了,快要關門,能看的出來的。」或許是聽出我語氣中的懷疑,小哥的臉有點紅,一口氣說。

「你去那家剛開始時候就三四個人,是…一年半前吧,只租了幾個工位,在大廳辦公。後來應該是掙著錢了,才租了一個單獨辦公室。複式的,樓上樓下兩個飲水機,就是訂的我們家的水。」

「訂你們家水就算掙著錢了?你家水貴?」我笑著問他。

「不是那個意思。」他撇撇嘴,「一般剛成立的小公司都是買水票,喏。」他從兜里拿出幾張卡片沖我晃晃,「50桶就送台飲水機。」

「他們家是自己買的飲水機,挺高級那種,兩台!水也訂的最貴的,五十八一桶的XX礦泉。連電腦椅都是自己買的,都沒用租工位給配的。」

我倒是聽出一點意思來,小公司創業常會這樣,尤其是起家初期局面不錯的時候,租繁華地段的辦公室,進口的辦公家具,有點終於走在人生夢想的路上,不論花多少以後都能掙回來的錯覺。

 

▲《鋼鐵俠》| 裝備升級就一定能提升戰鬥力?

「那時候新人進來的也快,兩個月樓上樓下就坐滿了,三十多人,每天放三桶水不夠喝的。其實,他們公司當時應該做的挺不錯。」小哥繼續道。

「那是,有錢才能擴大招人,人多了企業自然發展也快。」印象裡林總的公司創業初期的確拿到了幾個大Case,為了能完成也融了一筆錢進來擴大團隊,算是快速打開了局面。

「我不是那麼算的。」沒想到小哥對我的附和不太認同,「人多不一定效率高…怎麼說呢,嗯,你知道人一天喝多少水不?」

「大概2升?」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但這個常識我有。

「如果包含各種湯粥、水果,2.5 升。一桶水18 升, 8 個小時大概能滿足15 個人的需求,但是如果人興奮或者緊張、有壓力的時候,一天的飲水量會增加一半以上。他們公司30 多人,一天三桶水,證明所有人都在忙、在加班,我才說他們業務應該不錯。」

還能這樣分析?!要不怎麼說行行有學問呢。這番推論先不說是否嚴密,但的確透著種有趣的智慧。讓我聯想起古羅馬用乾燥的麵餅給犯人吃來測謊的傳說。

 

▲行行有學問,行行出狀元

小哥看我驚詫著重新打量他的眼神,微微有些得意,隨手拿下耳旁的香煙點上,繼續講述。

「沒過多久,他們就週六也加班辦公了。這大廈週末沒空調的,夏天40多度,一天得送4、5桶水上去。但我發現…」說道這裡他壓低聲音,不慌不忙的吸一口煙才繼續道:「這平時每天需要送的水倒少了!——員工誰給你天天這麼拼啊。」

為了完成前期訂單,快速的盲目擴員略過了企業文化的建設,沒有統一的價值觀,缺少團隊的自驅動力。只憑藉薪金的激勵來促使員工延長工作時間,肯定無法持久。企業開始出問題了。

 

▲《華爾街》| 以錢作為企業員工激勵模式是無法長久的

「您這說的還真有點兒意思,後來呢?」我追問。

「後來就開始慢慢有人離職了唄。有那麼段時間…大概是半年前吧,經常能看到有桌子空出來,過兩天又坐上新人。然後…桌子又很快空出來,人走的比招的還快。」

為了快速招聘,只能降低用人標準,企業陷入中低層員工素質越來越差的惡性循環。聘什麼樣的人決定小公司的成敗,開什麼樣的人決定大公司的成就,我腦中默默浮現這句管理名言。

「倆月前,他們把訂的水換成28一桶的XX山泉了,水票也開始10張10張的買,後來乾脆讓員工自己去樓層水房接水了,我就知道這個企業快不行啦。」小哥吐著煙霧,聲音有點飄渺的講述著。

「恩,他們那時候資金鍊應該是出問題了,但沒想到這麼快就倒了。」

「既然已經能預見結果,早點關掉還能剩下點東西,按你們搞商業的話說,這叫…降低沉沒成本,對吧?」他隨手將手中煙頭以拋物線彈入垃圾桶。做著總結髮言:「去年年初,17層有15家公司,你知道現在還剩幾家嗎?3家。剩下的9家都是今年新開的,創業公司哪是那麼好乾的。」

我認同的點點頭,據統計初創企業的死亡率超過80%,能成功的不超過千分之二。大部分準備創業的人只盯著少數的成功案例,口中念著如今創業的門檻低了,但其實低的只是進入的門檻,成功的門檻比以前只能是更高了。

 

▲創業不易,競爭越來越強,

大浪淘沙後,存活下來的又有多少?

看我站起身來準備走,小哥忙攔住,「朋友,相見一場也是緣分…能幫我個忙嗎?我和朋友做了個送水的平台,掃二維碼就能下APP ,到時候你家或單位需要送水在線上下單就能送貨上門,價格比線下的便宜……」

2016年中國新登記企業552.8萬戶,他們大部分連第一個階段都撐不過去,而即使有了好的開端,A輪到C輪依然會有88%的企業死去。矽谷創業之父PaulGraham曾在《HowNotToDie》裡這樣形容:一般說來,創業公司死亡,要么沒錢了,要么就是關鍵創始人逃跑,而通常這兩者是同時發生的。

有人這樣形容創業:就像與操作的一架滿是故障的飛機,一邊勉強飛行一邊不停地修理。有時高一點,有時低一點,但每一秒我都沒有真正的放鬆下來,都覺得這可能是自己的最後一秒。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