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系列】再見,黃子華

454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上年7月開始,香港最著名的「棟篤笑」藝人黃子華連開17場脫口秀大會,這是他最後一次公開演出。17場演出的票一票難求,場外黃牛票炒至上萬元仍供不應求。

作為南派stanup comedy脫口秀的代表人物,過去20多年黃子華嬉笑怒罵,勇於批評社會現實、民生,他早已不止是一位「表演者」,他成為了某種標誌,賦予了具有濃重香港特色的「棟篤笑」一種新的高度。

以下這篇文章來自著名的電影公號「奇遇電影」(ID: cinematik),回顧了黃子華的演藝生涯,以示致敬和告別。

上年7月,有位先生要在香港紅磡舉辦他的「演唱會」,連開17場。

「演唱會」時長大約兩個小時,全程沒有樂隊老師,沒有舞蹈老師,也沒有現場嘉賓。只有這位先生他自己,拿著話筒,面對座下萬名觀眾。

儘管如此,還未正式開票,預售票早已售空,黃牛把價格連翻幾倍。

票如此稀有,記者們自然十分關心他合作過的好友們是否拿到了入場券。香港影星佘詩曼跟記者抱怨,拜託她買票的短信每天能收50多條,可是她手中也僅有自己的1張。

這一次是這位先生的「收咪」(粵語,意思與「封麥」相近)演唱會,名字起的頗有江湖氣概,又有點搞怪——「金盆啷口」(金盆漱口)。

他為呼籲喜愛他的觀眾朋友不要向黃牛買票,好心追加了「演唱會」的場次。那麼票會不會好買一點呢?

依然一票難求。

這種驚人的號召力——而且是保持30年,在如今的香港,恐怕除了張學友就沒有別人了吧?

這位先生名叫黃子華。

他是香港「棟篤笑」藝術的開拓者,也是將它在粵語主流舞台上維持了近30年的人。

「棟篤笑」就是西方的「stand-up comedy」,內地最準確的翻譯是「單口喜劇」。

這個譯名可謂十分傳神了:「棟篤」的意思即為「站著」,字面來講,就是「站著說笑話」。

它和與單口相聲亦有共通之處,但它時間更長、更注重觀眾的實時反饋。

「脫口秀」(talk show)原指的是以主持人為中心的談話節目,如《金星秀》等,節目中有時含有單口喜劇的環節。

由於內地詞義長期窄化,通常直接指代單口喜劇,並有綜藝節目「脫口秀大會」等等,因此直接理解為脫口秀也無偏差。

對於非粵語地區的許多朋友來說,可能「黃日華」聽起來要更耳熟,既是靖哥哥,又是喬大俠。

不過粵語地區,包括香港、澳門、廣州在內,「黃子華」三個字,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成為香港文化中的一部分。

他是第一位在萬人體育場開棟篤笑的喜劇演員,與圈內好友劉青雲、黃秋生、吳鎮宇等一行人被香港fans稱為「兄弟幫」,不知何時起有人開始稱他「子華神」。

You might also like

Comments are closed.